打造中国特色的费用管理系统

我们注重产品的人性化服务,通过与企业沟通,
了解流程,针对企业推出定制化产品

感受随时随地的办公体验

OA在线体验

在线试用 下载试用

全国免费咨询电话 13544009511

QQ:1154487269

地址:深圳市南山区粤海街道高新区 社区沙河西路1819号深圳湾科技生态园7栋A203

分家还是保留五大回应不一

2020-02-07
2000年8月7日对ArthurAndersen(AA)而言,内斗终于落幕。其子公司,全球最大的管理咨询公司AndersenConsulting(安盛顾问公司)从此合法地脱离AA,自由飞翔。
ArthurAndersen内部的管理咨询部门与会计审计及税务部门,因为彼此在利益及权力方面的内斗,导致ArthurAndersen在1989年将组织分为2个策略单位:一为原来的会计师事务所(AA),另一为AndersenConsulting(AC),在其上设一类似控股公司称为AndersenWorldwide。此一安排,使AndersenConsulting暂时获得安抚。
1997年12月AndersenConsulting合伙人大会决议脱离AA,并向国际商会提出有关赔偿的仲裁。依照AA的内规,任何单位欲脱离AA,均应以当时该单位公费收入的1.5倍做为赔偿。1997年AC的收入为61亿美元,1999年为89亿美元。离婚的导火线是争夺领导权及内部业务竞争。AA因目睹传统的会计师业务已经饱和,成长趋缓。因此决定发展以中小型企业为对象的管理咨询服务。日后因规模逐渐扩大,导致在市场上AA与AC彼此竞争。
2000年8月7日仲裁结果准许AC脱离AA,结束10年的内战。AndersenConsulting名字归AA所有,AC不必赔偿AA原来预期的135亿美元(营业额的1.5倍),AA只获得约10亿美元的补偿。(包括AC获利较高,最近2年贴补AA的款项4亿元,仲裁保证金5亿元及罚金1亿元)。在一般情况下,如把AC出售或股票上市,价值至少300亿元以上,AA却只获得区区10亿美元的补偿。显然AA严重挫败,难怪AA总裁于仲裁结果宣布后,立即引咎辞职。
AA在2、3年前当AC宣布独立并向国际法庭申请仲裁之后,认为已无法挽回,因此即开始大力发展其自己的管理咨询服务。在1999年AA全球的管理咨询服务收入已有14亿美元的佳绩(包括美国的部分9亿美元),潜力十足。
五大的巨人PwC在2000年初曾表示在年底前将其管理咨询业务分家。9月上旬终于正式有了明确的让售对象。美国惠普公司(HewlettPackard,简称HP)有意以160亿至180亿美元股票与现金,购并PwC的管理咨询服务部门。惠普希望添增电脑系统顾问业务,提高电脑产品的销售,以便和国际商业机器公司(IBM)竞争。惠普上个会计年度的资讯顾问与服务营业收入达59亿美元。
PwC今年2月表示要把顾问业务独立,原因是证管会已要求会计业者把会计签证、咨询服务分开,以避免执业上的利益冲突;因为同时为客户签证财务报表及提供资讯科技咨询服务,已妨碍会计师的公正性。
PwC全球的管理咨询服务收入超过70亿美元。出售给HP的部分包括资讯科技咨询单位及营运管理咨询单位,合计收入57亿美元,约占全部管理咨询收入的80%,售价约为收入的2.963.13倍。
PwC的主要管理咨询业务售予HP之后,尚留有全球策略咨询单位(收入9.32亿美元)及人力资源咨询单位(收入5.74亿美元),PwC已计划将这两项业务分别予以分割或出售。(五大事务所管理咨询分家状况见表二)
公司名称 卖给 售价(美元)
Ernst&Young CapGemini 124亿元
ArthurAndersen AndersenConsulting* 10亿元
KPMG Cisco&IPO 10亿+50亿元
PwC H.P. 160~180亿元
Deloitte&Touche 坚持不卖,能撑多久?
表二*法院仲裁准予独立
在证管会高压之下,Deloitte&Touche(D&T)是五大中唯一闻风不动的一家。D&T在1996年仿效AA的经营策略,将管理咨询服务另行成立一家子公司DeloitteConsulting。
过去3年,DeloitteConsultine的成长率都超过30%,为五大之首。D&T的最高经营者认为其提供管理咨询并无损其维持审计的独立性,因此坚持不分家。1999年,D&T的管理咨询收入约50亿美元。
如前所述,五大事务所除D&T外,已分别决定出售、股票上市或经仲裁独立。因此,五大规模的排名,不论在全球或美国,都将重新洗牌,D&T将肯定坐上五大龙头地位。而五大在美国如将管理咨询收入调整扣除,则1999年的排名将改变如表三。
新排名 名称 1999年公费收入(亿美元) 以前排名
1 Deloitte&Touche 53.66 4
2 ArthurAndersen 34.63 1
3 Ernst&Young 26.09 3
4 PwC 25.04 2
5 KPMG 16.04 5
表三
游说!告官?会计师业何去何从?

美国证管会认为近年来审计失败的案件日益增加。自1997年以来有362家公司重编年度财务报表,占申报数的1%。其中9件重编案在1周内使投资者损失惨重。在美国,只要财务报表因为不实而重编,投资者付出的成本都极为昂贵。自1997年以来,下列9个公司的财务报表因为重编而使得一周内公司股票市值大跌,投资者的损失合计408亿美元。(如表四)
公司名称 损失股票市值(亿元)
Cendent 113
MicroStrategy 104
McKessonHBOC 79
ColumbiaHCA 38
OxfordHealthcare 34
Sunbeam 12
GreenTree 11
WasteManagement 9
Riteaid 8
表四
五大会计师事务所辩称:在这期间法律诉讼及行政纪律处分的案件并无增加,显示审计品质并未滑落。重编案件增加是因一些对“新经济”(NewEconomy)不适应的会计规则所造成的过渡时期的混淆所致。
美国证管会相信:会计师事务所为客户提供咨询服务,影响其做到真正的独立性。事务所应被禁止为客户提供广泛的咨询服务:包括装置财务资讯系统、提供内部稽核、执行精算服务、设计薪酬制度、担任客户的律师或辩护者。
五大会计师事务所辩称:从咨询服务所具备的专精有助于增进事务所做好审计工作。禁止咨询人员为审计客户及其关系企业提供服务,将使会计市场萎缩,导致难以雇用及留住菁英人才,审计品质势必因而受损。
依美国五大最近所申报的资料,从上市上柜审计客户所收取的管理咨询公费占总收入8%到15%不等。五大的全部上市上柜审计客户中,平均有74.3%并未支付任何管理咨询公费。(AA例外,只有42.6%。换言之,过半数的AA审计客户同时购买其管理咨询服务。)五大的上市上柜审计客户支付的管理咨询公费大于审计公费的情况,平均只有4.6%。详细资料如表五。
PWC 15 3,170 143 4.5 2,560 80.8
E&Y 8 2,847 56 2.0 2,545 89.4
AA 10 2,653 253 9.5 1,131 42.6
D&T 8 2,417 55 2.3 2,054 85.0
KPMG 9 1,682 86 5.1 1,204 71.4
合计   12,676 959 34.6 9,491 74.3
表五资料来源:PublicAccountingReport/Sept.15.2000
根据上列统计资料,五大认为对审计客户提供管理咨询服务,对独立性的潜在威胁,并不如证管会想像的那么严重。五大因此质疑:仅凭少数个案,是否足以充分支持证管会坚持要会计师事务所把审计与顾问咨询业务分家?Levitt的态度仍相当强硬。认为只要他在职一天,就不轻言解严。
证管会对独立性的坚持,导致五大的立场明显分为两派:同意或屈服者包括E&Y及PwC,已经把顾问咨询业务全部或大部分出售。持异议者,包括D&T及AA,坚持不分家。AA虽然其专业管理咨询公司AndersenConsulting已经合法脱离,但其本身仍拥有一管理咨询部门,1999年全球咨询收入14亿美元(包括美国部分9亿美元),证管会认为它的规模对审计独立性仍然构成威胁。KPMG对证管会很感冒,因为它已将其美国管理咨询服务部门申请股票上市,而证管会却迟迟不予核准。症结在KPMG仍希望上市后的5年内,审计及税务合伙人可继续持股20%,证管会表示反对。
五大事务所中有3家已经出售或决定出售其管理咨询部门,而AA因AC离婚后管理咨询收入比重已大幅下降。因此Deloitte&Touche的总裁Copeland建议证管会允许Deloitte及AA两家维持现行的经营模式,以实际比较未来它们两家的审计失败率是否高于其他3家。
针对D&T与AA的坚持,据说美国证管会已表明不再要求这2家事务所应把其管理咨询服务的单位独立出去。不过D&T、AA及KPMG已与美国会计师协会(AICPA)及中小型事务所采取一致的市场,准备游说国会议员,阻止证管会主任委员Levitt的独裁。AA甚至于找了华府著名的律师(曾代表美国司法行政部在反托拉斯案件中交叉质询Microsoft高级管理阶层的名律师),准备在游说议员无效后,不惜与证管会对簿公堂。
虽然Levitt的第二任任期明年即将到期,但是证管会主任委员通常在新总统就任后,需主动提出辞呈,由新总统重新任命。会计师界的反对者准备采取拖延时间的策略。他们相信,如由布什当选总统,Levitt再获提名的机会渺茫。纵使戈尔当选,也不保证Levitt会再获得留任。
证管会已分别于本年9月13日及25日之间举行多次公听会,听取各界对Levitt所提禁止审计与管理咨询服务混合的看法。身为“证券市场警察”老大,Levitt信心满满,誓言绝不妥协,一定要打赢这场胜战。看来,美国会计师业正面临一个十分难过的寒冬。

独立战争的启示

独立性是会计师专业发展的基石。美国证券主管机关为维持财务资讯品质,以保护投资大众权益,对会计师独立性的重视与坚持,值得我们肯定。惟严格限制会计师业对某些管理咨询服务的提供,是否矫枉过正,目前已引起会计师界的普遍反弹。美国执世界资本市场及会计专业之牛耳,独立战争在最近将来如何落幕,值得世人观察。
台湾以五大为首的会计师业规模,近年来虽有快速进展,但与国外先进国家的规模比较,仍嫌小巫见大巫,而且业务收入偏重于审计及税务服务,约占全部收入的2/3。国内五大的非审计服务所占比重不高的原因是国内企业对管理咨询服务较不重视,而且会计师事务所也较欠缺这方面的专业人才。因此导致类似目前美国证管会与会计师界的独立战争的理由,时机尚未成熟。惟仍值得主管机关未雨绸缪,加以注意。
 
相关新闻
侧栏导航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4791号